萧闲

我想找到你。然后守护你。

没有b计划,所以a计划必须成功。

都道是金玉良缘,俺只念木石前盟。

遇到爱,遇到性都不稀罕,稀罕的是遇到了解。能够结伴而行的,通常是去往同一个地方的人。

我自知没有足以任性的惊世才华,但我也不比平常人愚笨,甚至还有点小聪明,有点小运气。所以我选择用持续的努力去换取稳固的实力——以保护想要守护的东西。
“守护者”可能是我惯于扮演的角色之一,在其中我找到安宁。

不问岁月悠长。

说不清为何与过去渐行渐远。也许最适合我的路便是不断离开、去往更大的舞台,置身世界的洪流中去,用流水的吸引对灵魂施加重力。仿佛不属于这样的世界,只有用一份微薄的联系牵系欲出窍的灵魂。

饮冰十年,难凉热血。

严于律己,宽于律人。所以有些事不必形于声色。
有些横在路边的东西也只是看起来可怖,如果不站在跟在瑟瑟发抖,慢慢前行,一切也终将会过去。

有时胸中空寂余音回响,有时脑海翻腾一石千浪。
掌舵之人早已不知是谁。握着灵魂的方向,乘形骸沉寂、漂泊、奔流前行。

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。
去留无意,望天边云卷云舒。
是非易变,因果难寻。端正道心,愿得善始善终。

我愿意用这一年的时间与热枕,去砸一个未知的来日。